即使现在,我一直还记得!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5-21 04:00   来源:未知   阅读:

从许可馨开始,一个是海外留学生自以为在高墙的外头拿着国家的留学优惠却深深地歧视着生她养她的这一片土,从被爆出到现在,不知道她的背景有多么的深厚现在互联网上关于她的记忆已经渐渐淡去,在某博上每一天的热搜新闻就像下不停的雪,旧雪会被新雪逐渐地埋没。我的内心一直也在发生着变化,从一开始的好奇再带着疑问,然后变成愤慨,结果却不是释怀而是悲哀,是在悲哀人们被现在的互联网信息大爆炸而迷失,当然我也清楚有些人还是记得的只是没人提了渐渐也就“屈服”了,所以我谨以此篇再唤醒人们的互联网记忆!这片土壤还是有人记得她的言语,我只能以此微弱的文字来与之抗衡。

再以鲍毓明继续,鲍毓明从事律师工作是资深法律人,从事律师工作至今已20余年,现任北京市泰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鲍毓明在其博客“律动空间”上,于2011年12月1日撰有《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一文。他在文中写道:“我国目前对幼女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在此,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举措,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尽量避免给有特权的人物以可乘之机。”值得注意的是,其养女表示,被鲍毓明性侵时正好14岁。这般披着羊皮的狼深喑法律漏洞让人们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但因为背后其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以至于现在任未有一个说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惊恐的发现人们已经快要遗忘了,所以我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力把它写在互联网的边边角角。。。

人们并没有真正的遗忘就是少了能够继续维持的力量而已。